收藏本站 The Best Quality of Power Equipment

曾光教授:全球疫情未完 武汉只是转缓

 作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当时参与建议了武汉的封城举措。在这个英雄城市经历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疫后,曾光教授如今又见证武汉解封,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他很有感触地说,“武汉的封城、解封,不管对武汉这个城市,还是对于其他地区来说,都可以说是一次天翻地覆的变化。”


  曾光教授表示,从高级别专家组提出封城建议时,武汉确诊病例大概不到300例,到后续确认病例数逐渐增长,火速建成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疫情形势变化快,控制得也非常快,对“四类人员”的集中收治和隔离,4万多医务人员的驰援,“两个多月的时间,沧桑巨变。”


  “需要提醒的是,虽然武汉解封了,但目前全国防控还没有放松,只能说武汉解封意味着武汉的疫情防控赶上了其他地区的步伐,但是还不到放松的时候。从武汉外出的人员还是要遵守前往地的防控措施。”曾光教授介绍。


  很多人担心,武汉解封后随着大量人员流动,会不会出现一些携带病毒扩散的情况,曾光教授表示,“我觉得这种概率是非常低的,不必过于担心。当然,也不能说绝对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我们对新冠肺炎这种疾病的认知还不够充分,不能排除一些特殊情况的出现。”



  “武汉过去是病毒高度集中的地方,但已经转化成确诊病例,基本得到控制了。无症状感染者成为我们现在的防控重点之一,但它不影响武汉的解封进程。因为目前无症状感染者的群体规模、病情程度、传染性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一旦发现都可以控制。”曾光教授表示。


  这次疫情能快速得到控制,也跟总结历史教训有很大关系。1967年,中国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爆发流行,当时造成300多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那是血的教训。“就是因为记住了这些教训,专家组提出封城建议后,能很快被中央采纳,现在回头看这是非常英明的。这场防疫战可以称得上是一次非常漂亮的大胜仗。我国从开始时全球最严重最被动的情况下,一下子翻转了。”同时曾光教授进一步表示,武汉解封不意味着疫情结束,只要全世界不结束,中国就结束不了。


  新冠病毒是无差别传播的,不管贫富、不论种族,这也要求我们继续观察研究,加强防控意识的同时提高医疗救治水平,才能彻底打败病毒。


相关文章

在线留言

*

*

◎欢迎您的留言,您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热线:021-51095123

◎邮箱:xin021@126.com

021-51095123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