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The Best Quality of Power Equipment

巴黎日记:中法这次外交较量 和过去有一个本质不同

 2020年4月15日 星期三 晴


  昨天日记刚提出中国要想彻底赢得抗疫胜利,还要打好世卫组织保卫战。结果今天早上美国政府就出手了:特朗普正式宣布暂停对世卫的资助。


  虽然此举针对的是世卫组织,但剑指中国的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也正式启动调查机制,调查世卫的所谓失职和中国的关系。



  特朗普宣布:将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视频/观察者网 周千千


  中国在独自抗击疫情时,世卫组织依据其专业性和对全球健康安全负责的立场,对中国超出其相像的应对做法大加赞扬,并在出现明显成效后在全球推荐。而且世卫的这种判断和全球包括西方医学专家的看法一致。这当然引起欧美一些政客和媒体不满,不是因为世卫的专业性不够,而是不符合它们的价值观和大国博弈的需要。


  不过那个时候,美国并没有对世卫采取今天的这样行动。只是到了三月份,疫情在欧美全面爆发,国内外面临极大的批评和不满压力。于是美国开始甩锅:先是甩向中国,但由于面临严重的医疗物资短缺,迫切需要中国的支持,美国很快偃旗息鼓。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世卫以及领导世卫的谭德塞就又成了新的目标。


  对于美国而言,打倒了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下台),中国抗疫经验也等于被否定。它们甩锅的目的也就相当程度的达到了。世卫只不过是美国这个战略的牺牲品,并以此向世界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如果不以美国马首是瞻,世卫就是下场。


  当然,因为今年是选举年,中国并非特朗普这样做的唯一目标。所以,他的决定自然也遭到民主党的强烈反对:从全国代表大会到多位议员纷纷表态,抨击特朗普为了替自己找借口,却将全球公卫置于更大的危险中。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当天也发布了措辞严厉的声明,称特朗普无视早期预警、在联邦层面的笨拙回应与逃避责任,导致了无谓的死亡与经济灾难。“但美国人民了解真相,是特朗普数月来一直无视警告……特朗普的无能令这场危机雪上加霜。”


  对于中国而言,要想打赢世卫保卫战,需要两个重要的盟友。一是非洲。考虑到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是首位非洲人出任的总干事,中国和非洲又有牢固的传统友谊。当天非洲联盟对特朗普政府的决定深感遗憾,指出世界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世卫组织来领导抗击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努力。


  二是欧洲。这一次欧洲也是公开反对,欧盟外交事务专员博雷尔(Josep Borrell)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至为遗憾。他没有理由能为这样的步骤做出合理解释,现在的时刻比以往更需要(世卫组织)的努力。


  法国政府发言人也对美国这项决定表示遗憾。她表示,法国希望一切恢复正常,以便让世卫组织继续工作。美国最铁的盟友英国也表示反对,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表示,世卫组织在应对国际公共卫生危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英国不打算停止对该组织预算拨款,各国并肩努力应对这次共同的威胁至关重要。德国则是公开谴责:外交部长马斯称推卸责任无济于事,新型冠状病毒沒有国界。他强调,各国必须紧密合作,最好的投资之一是加强支持世卫,特別是支持组织开发和测试疫苗。


  目前,欧洲正需要中国,双方在面对特普朗时代也有共同的战略利益,特别是美国在疫情期间对欧洲非常不友善:美国宁可公开声明援助朝鲜和伊朗抗击疫情,另一方面不但根本不管欧洲盟友,还大抢盟友的口罩。


  再者,欧洲特别是法国在非洲有传统影响力和巨大利益,它们也不能忽视非洲捍卫自己权益的声音。更何况,欧洲疫情爆发后,它们的政府和媒体一再强调现在是团结的时候,不要争议。美国的做法显然也不符合欧洲的理念。


  除此之外,面对疫情,西方的学术界展现出政治人物难以企及的操守。《柳叶刀》期刊主编理查德·霍顿就批评美国“这是对全人类的犯罪与背叛”。这也增强了中国的道义力量。


理查德·霍顿的推特截图,图自:社交媒体理查德·霍顿的推特截图,图自:社交媒体

  中国要实行民族复兴,病毒这样的考验、美国这样的考验都是必须经历的。没有西天取经的八十一难,难成正果。好在今天的美国正在全面退群,主动放弃它在世界曾经占据的位置,这给中国创造了更好的历史机会。其实这次美国对世卫的打击,也显示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和它在全球的贡献密不可分的。没有美国对世卫5亿多美元的资助,就没有它今天打击世卫的能力。


  昨天刷遍华人微信圈的是发生在中法外交之间的一件大事,只不过今天法国媒体才正式报道: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召见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就中国驻法国外交官关于法国以及西方国家抗疫批评说法,提出不赞同立场。不过没有具体提及双方言词立场分歧的细节。


  法国外长强调自新冠肺炎疫情于去年12月爆发以来,法国与中国之间建有合作关系,包括两国互助提供医护物资。中国驻法外交官近期有关言行不符合两国双边关系的精神。并指出目前不是争论的时候,法国坚定支持推动广泛的国际团结与互助。


  其实中国使馆不过是讲述了中国抗疫的成功,批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偏见和轻视新冠病毒疫情,特别是让养老院的老人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老人院发生疫情时,管理服务人员落荒而逃,扔下众多老人在饥饿与疾病中无望死去。并没有具体点某一个国家的名字,法国只是由于自己做的不好,对号入座了。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作出如下答复:“西方国家一些媒体和所谓专家和政客,散布虚假信息,利用疫情对中国污名化,对中法抗疫合作说三道四。面对有关不实指责,中国驻外使领馆及时作出回应,为的是澄清事实真相,为的是阐明原则立场,为的是维护好国际抗疫合作大局。希望法方消除这样的误解,中方无意也从来没有作出法方应对疫情不力的评论。”



  卢大使履新巴黎不久,我曾和他有过近距离接触。2019年10月,我陪同复旦中国研究研究院张维为院长“讲好中国故事欧洲行”到巴黎,卢大使在官邸欢迎我们。他来之后,中国大使馆已经就一些热点问题发表过看法:有声有色,有棱有角。大家都对卢大使一句话印象深刻:“我们不说那些不咸不淡的话”。


2019年10月,“讲好中国故事欧洲行”到巴黎,受到驻法大使欢迎。左三为驻法大使卢沙野,左二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左一为本文作者宋鲁郑  2019年10月,“讲好中国故事欧洲行”到巴黎,受到驻法大使欢迎。左三为驻法大使卢沙野,左二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左一为本文作者宋鲁郑

  不管这次事件如何解读,但有一点是前所未有的:这是第一次因为法国自身的利益而发生的外交事件。过去都是法国触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外交人员不得不强烈反击。这个变化,实在是意味深长。


  法国发生疫情以来,公认马克龙总统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在疫情大爆发的情况下,坚持于3月15日举行第一轮市长选举,上千万人在没有口罩保护的情况下走出家门去投票。仅仅一天,即3月16日他就紧急宣布实行封城。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内幕也渐渐浮出水面:当时马克龙总统本人确实做好了取消投票的准备,但反对党坚决反对。无奈之下,他妥协了。


  这个过程显示了马克龙缺乏魄力和政治经验。不管什么原因,做决策的是他,承担责任的是他,而且他显然对反对党的作用抱有理想化的心态。事实上,西方政党竞争的设计初衷违背人性,是西方政治制度很大的一个缺陷。


  西方这种多党民主的制度设计,是希望通过政党竞争促使执政党更好的治国理政,希望通过在野党的监督,确保执政党少犯或不犯错误。通过这种设计建立问责制。


  然而任何一个政党都想成为执政党,而执政党犯的错误越多,越严重,越不得人心,是在野党能够成为执政党最重要的条件。于是良好的初心就演变成今天的政党恶斗,政党利益超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2018年法国黄马甲运动发生了许多空前的暴力事件,甚至国家文物、法国的象征凯旋门也遭到损污。应该说不管立场如何,反对暴力应该是各政党最基本的共识。结果除了马克龙政府反对外,其他在野党却完全相反。它们或者谴责马克龙导致了暴力,或者谴责政府故意放大暴力来污名化黄马甲运动,或者指责政府是转移视线。


  比如“法国站起来”党魁讥讽内政部长,本来属于放火政府,现在却扮演起救火队的角色。他甚至指责政府有意识在星期六让暴力膨胀,从而让人民运动失去信用。共和党也谴责暴力,但谴责的是“自我封闭在这一暴力中的共和国总统和政府”,称是因为他们没有听取人民,没有向人民伸出援手,才引发人民的愤怒,把责任全推到执政党身上。


  而极右和极左政党都公开支持黄马甲的一切行为,称之为是爱国者,是人民起义。极右翼领袖勒庞女士甚至“诗兴大发”,发推称赞:“英雄啊,黄背心,你们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壁垒,高唱马赛曲,保护无名英雄纪念碑,以免遭到打砸。你们是站起来与小流氓勇敢斗争的法国人民”。在野党趁火打劫、火中取栗发国难财的味道非常浓厚。


  美国政党恶斗更为严重,其直接后果就是政府关门。除了无政府主义者,任何理性的人都知道政府关门是极其严重的政治危机,是矛盾无法解决、各方绝不妥协全面冲突的结果。特朗普上台以后,政府已经关门三次。这一次由于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双方势均力敌而创造了美国历史纪录。


  表面上看,双方对立之处是要不要为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拨款,但背后则是双方的战略对决。一是特朗普要连任就必须建墙,这是他最主要的选举政见,而且也是少数至今仍然没有兑现的政见之一。


  而民主党要想重新执政,就必须全力阻击。这也才会出现美国历史上政治最高层斗争中从未有发生过的极其罕见的先例:议长取消总统到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总统取消议长外访!如果说佩洛西提前十三天通知特朗普还算是保持了基本礼貌的话,一向粗鲁的特朗普则是在代表团出发前几分钟才告知对方。


  二是双方的理念南辕北辙,根本就没有妥协的可能性。西方这种制度要求社会主流或者政治精英必须对重大问题有基本共识,才能在一些具体的政策差异上进行妥协。如果是根本性的问题没有共识,那就只能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民主就成了斗争的工具。


  民主党从自己的政治理念出发,对外来移民持欢迎立场,并认为这是美国这个国家的责任和道德力量所在。而特朗普则把很多问题如安全、就业等归罪于移民,竭尽全力限制或者清除而后快。


  当然理念的背后也同样是利益。众所周知,移民多支持民主党,传统白人多支持共和党。在选票为王的制度下,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双方厮打的如此惨烈,如此不择手段,原因就在这里。


  三是中期选举过后,政治版图重新划分,对立双方都希望通过某件事立威,确立于已有利的行事规则。如果一方率先妥协,以后就很难再压倒对方。


  于是在这种种考量之下,美国历史上最长政府关门纪录诞生了。整个国家成为政党博弈的人质和筹码,成为政党利益的牺牲品。


  事实上,这种违背人性的制度设计不仅影响到国家大政,就是民生议题也一样。比如奥巴马2008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时就许诺效仿中国修建高铁。但八年过去了,却寸铁未成:


  一个是民众不愿意拆迁;二是利益受损的航空集团、高速公路集团、能源集团以及酒店业反对;三是相关议员要求高铁必须在自己的选区经停,否则就给予否决;四是共和党执政的州反对来自民主党执政联邦政府的决策。——除了民众和资本因素外,政党利益博弈就占了两条。


  今天对美国而言是极其黑暗的一天:美国单日死亡病例2228例,打破10日的2108例纪录,创下新高;同时全国确诊病例突破60万大关。这也是理解美国最终对世卫出手的背景。全球疫情另一个重灾区欧洲则超过100万。在美国和欧洲令人失望的应对下,全球突破两百万例,死亡超过12万。


  欧洲则传来不少好消息。丹麦在封城一个月后今天学校复课了,每张桌子间隔两米,小班组上课,成为欧洲第一个复课的国家。德国总理默克尔终于建议公共交通司机和超市员工戴口罩了。卢森堡则从这一周起强制外出民众戴口罩。在今天的欧洲,这都能算做好消息呢!


  法国的好消息是自从周一马克龙总统建议大家戴口罩后,今天尼斯已经开始给市民分发口罩了。至此,历经近三个月,终于有部分法国民众可以戴上口罩了,尽管这只是最最基本的保护。但是今天BFM电视台的即时民调显示,只有35%的民众认为政府能够在5月11日后提供足够的口罩。


  另外一个消息则一言难尽。4月28日到29日,法国国会将就使用手机数据追踪病毒进行辩论。或许等到疫情结束,法国仍然是处于纸上谈兵阶段。要知道今天法国的死亡人数超过1.7万了,养老院死亡人数超过6500人。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按步就班走程序,去争论价值观。欧美的事实证明,这种体制应对新冠病毒显然是难以胜任。



  法国还发生了一起人伦悲剧:一位男子开车数百公里去看癌症晚期的父亲最后一面,就在即将到达之时,被宪兵拦住,毫不妥协地令其掉头,自此永远阴阳两隔。


  其他坏消息则是德国新增病例再度上涨,单日新增2486例。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公布的一项研究则令人悲愤莫名:西欧新冠病逝者,半数死于养老院!在意大利、西班牙等本次疫情的“重灾区”,医护人员在呼吸机等重症医疗资源严重短缺时,不得不决定优先救治存活几率更高的年轻人,不少老年患者因而不幸丧生。不仅法国、英国,还有德国都没有对养老院内的感染、病逝总数进行专项统计。老人连统计都不配,怎么还谈得上治疗和保护呢?这究竟是一种什么制度特色还要向外普世推广?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位网友留言上对我的关心:宋老师惹上大麻烦了,巴黎日记两三年也写不完了。


  我要安慰一下这位网友:我不会奉陪的,祝欧洲好运。谢谢。


相关文章

在线留言

*

*

◎欢迎您的留言,您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热线:021-51095123

◎邮箱:xin021@126.com

021-51095123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